易博彩票 老钱庄娱乐 期期乐彩票 福星彩票 91线上娱乐 彩运来彩票 淘金彩票 金马彩票 大哥大娱乐城 英皇彩票 欧洲线上娱乐 英利国际 极彩娱乐 聚彩 富彩娱乐
園林苗木信息 | 園林新聞 | 園林企業 | 園林苗木產品 | 園林商機 | 園林苗木價格 | 園林招標 | 園林苗木品牌 | 企業門戶
生意寶
守住綠水青山捧出金山銀山 浙江林權改革引活水濟三農
http://www.cnfxx.live 2016-03-01 10:55:54 中國新聞網

  

  浙江遂昌種植大戶傅財友每天都要去自己的“山頭”轉轉,“巡視”下竹筍的生長情況奚金燕攝

  中新網麗水2月29日電(記者奚金燕)冬春之交,冬筍的價格已經漲到了5元一斤,浙江遂昌種植大戶傅財友每天都要去自己的“山頭”轉轉,“巡視”下竹筍的生長情況。傅財友原本只是普通農民,林權改革后,他將自家的60多畝山林作為抵押從銀行貸了25萬,包下了幾個“山頭”種起了毛竹,掙的錢比過去種地翻了好幾番,“原本是守著山頭砍樹賣錢,現在成了養樹換錢。”

  從“望林守窮”到“興林富民”,正是浙江山區發展的真實寫照。誰能想到,在上世紀90年代,浙江山區農村還流行著一句話:“窮在山上,難在路上,缺在錢上。”由于山林不能抵押,廣大林農只能長期守著“金山銀山”過著苦日子。

  作為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浙江率先開展林權抵押貸款,幫助林農將手中的林地“變現”成資產,并創新性地實行林地承包權和經營權“兩權分離”,為工商資本投入林業掃除了障礙。

  如今在浙江,越來越多的人和傅財友一樣,通過自己家的這片山林,讓葉子變了票子、活樹成了活錢、青山變成金山、資源成為資本。

  創新林權抵押貸款引金融活水濟三農

  杭州西去三百里,一進入麗水境內,滿眼都是“綠”!作為浙江重點林區、典型山區,麗水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稱,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峰有3573座,林木綠化率81.62%、森林覆蓋率80.79%。

  正所謂“靠山吃山”,2100萬畝郁郁蔥蔥的山林一直是當地農民賴以生存的最大資產。然而由于天天上山砍樹、挖竹筍,麗水部分山區樹木往往還沒長成就被砍了,結果卻是越砍越窮,越窮越砍,“金山銀山”慢慢變成了“荒山野地”。

  砍了大半輩子的樹,這些年,慶元縣隆宮鄉連湖村村民何苗明顯感覺吃不消了。“人工費越來越高,賣樹的幾個錢付了工錢基本所剩無幾……”年近40的他迫切想要換條路子走。經過考察,他看中了獼猴桃種植業,然而面對買種子、承包地所需要的“巨款”,何苗犯了難……

  長期以來,融資難是中國農民所面臨的普遍問題。和城市不同,一方面,農業的弱質性使之具有天然的貸款風險,能夠得到金融機構眷顧的農戶自然很少。另一方面,林農對山林等不動產雖握有《林權證》,但不能用來抵押,難以用作融資貸款。

  為滿足大多數林農小而分散的貸款需求,2007年,麗水在浙江省內率先開展林權抵押貸款,創新推出林農小額循環貸款、林權直接抵押貸款、森林資源收儲中心擔保貸款三種林貸新模式。

  圍繞林權融資,麗水市及下轄9縣(市、區)建立了林權制度改革服務機構,其中林權的確權、登記與變更事宜由林權管理中心負責;擔保環節則由森林資源收儲中心提供,借款人以持有的林權向該中心提供反擔保,當借款人無法按時歸還貸款時,收儲中心將對抵押的林業資源加以處置。

  2007年,何苗從報紙上得知可以進行林權抵押貸款,于是他將信將疑地拿著《林權證》來到了當地信用社,結果真的貸到了30萬元。

  更讓何苗欣喜的是,得益于貼息政策和優惠利率,比起商業貸款,他一年可以少支付利息一萬多元。何苗用這筆錢如愿地承包下了一千畝土地,辦起了獼猴桃種植基地,如今每年的利潤都在二十多萬,“當時真不敢相信這張紙值這么多錢!”

  記者了解到,為吸引更多金融主體參與林權抵押貸款,麗水市政府出臺了相關政策,對執行基準利率的低收入農戶小額貸款和2萬元以下林權抵押貸款給予基準利率50%的財政貼息,同時建立林權抵押貸款風險補償機制。

  目前,麗水已有12家金融機構開展了林權抵押貸款業務,截至2015年12月底,累計發放貸款138.78億元,貸款余額48.48億元,占浙江全省近60%份額。越來越多的林農們在家門口就能獲得創業或生產資金。

  創新林地流轉機制綠水青山“變現”金山銀山

  “林權抵押貸款就是將山林從資源轉化成資產,再把資產‘變現’成資本的過程,最大的創新亮點是破解了林業史上盤活森林資源資產和農村信貸史上以林權為抵押物的兩大難題。”麗水市林業局局長項旭平說道。

  麗水開展林權抵押貸款后,當地越來越多的林農渴望將手中的“林權證”變成“綠色信用卡”,然而隨著工作的推進,一些瓶頸也隨之浮出水面。

  “麗水山多地廣,最難的工作就是山林資產評估。”項旭平告訴記者,對于銀行等機構而言,山區交通不便,且山林分散不集中,評估工作面廣量多難度大;對農民而言,貸款過程長、手續多的問題仍比較突出,兩者交錯無形之中影響了改革的深化和林權抵押貸款“增量擴面”。

  “貸款可能就只有一兩萬塊,但是專業機構一評估就要花掉幾千,普通農民根本沒法辦承受,就沒這個積極性去貸款創業了。”項旭平說道。

  為減少重復評估行為,提高貸款效率,2010年,麗水全面推行了“林權IC卡”制度,2100萬畝山林由林業部門集中統一勘界、評估,分戶建立林權信息檔案(即“林權IC卡”)。這樣一張小小的IC卡卻將麗水每一塊山林的坐落位置、地形地貌、林地、面積、林木蓄積、山林價值等相關信息都濃縮在了一起。

  憑借這張“林權IC卡”,林農無需再走資產評估程序,辦理貸款的最快半天就可完成。慶元縣龍宮鄉小光村村民吳大全是最早一批嘗到甜頭的人之一,他高興地說:“有了這張卡后再也不用四處找人擔保了,少跑腿不說,還省了不少開支。”

  遂昌縣云峰街道承包大戶鄭子林非常羨慕林農能用手中的“林權證”抵押貸款。鄭子林租有800多畝山林,一直以來都只是和林農私下簽訂租用協議,這種協議通常難以獲得銀行的認可。此外,鄭子林還擔心道:“林業經營投入大,投資期限長,回報慢,萬一投入后農戶反悔,損失就大了。”

  2013年,為改變流轉林地“確權難”、“融資難”現狀,麗水在國內率先創新林地經營權流轉證制度,將承包權與經營權分離,為林地租用者發放《林地經營權流轉證》。作為證明林地流轉關系和權益的有效憑證,《林地經營權流轉證》能夠為經營戶林權抵押、林木采伐和其他行政審批等事項提供權益證明。

  截至2015年12月底,麗水已發放《林地經營權流轉證》460本,累計放貸402筆1.61億元,不良率0.13%,風險得到較好控制。在經濟學家厲以寧看來,“流轉證”解決了林權流轉受讓方的權證辦理問題,有利于受讓方放心投入、安心經營,有利于擴大林權抵押貸款,促進產業發展。

  林地經營權流轉證的發放,不僅讓林地流轉雙方吃上了“定心丸”,政府和銀行吃下了“放心丸”,同時為工商資本投入林業掃除了障礙,為金融支持服務林業發展提供了保證。

  實施林地經營權流轉證,助推了林地向專業大戶集聚,通過林地規模經營、集約經營,提高林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提升了林產品品牌效應,促進林業產業健康發展。得益于林權制度改革的助力,曾經是浙江省較落后地區的麗水,自2008年以來,已經連續7年農民人均收入增幅位列全省第一。

  麗水創新的林地經營權流轉證制度,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給予肯定:“這個辦法好,林地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離,保障了農民權益,方便了經營大戶,值得繼續探索下去。”2015年10月1日起,浙江在全省范圍內實施《浙江省林地經營權流轉證發證管理辦法(試行)》,全面推行這一創新做法。

  深化林權改革撬起生態富民效應

  在山野廣袤的浙南,農民們通過林權抵押貸款走出了一條生態保護、脫貧致富的“雙贏”路子,而在經濟相對活躍的浙北,許多浙江商人開始將目光投向大山深處,尋找綠水青山背后的商機與財富。

  從浦江縣大山走出來的朱筱洪靠水晶發財,2008年,他開始淡出水晶加工,成立了浙江馬嶺生態農業開發公司,打算種植香榧。在朱筱洪看來,香榧果每斤20元,一棵25年的香榧可以產出200斤,一畝地可種30棵,“這樣算來一畝香榧年收入就有十多萬,而且香榧榨油比茶油收益更高,其間的利潤還是非常可觀的。”

  2012年9月,朱筱洪打算承包橋頭村2658畝林地種植香榧,卻意外地遭到了村民的反對。村民們有的嫌租金太低,有的擔心租期太長,一時形成僵局。后來經多次協商,最終村民以自愿林地入股的形式建起林地股份合作社,通過公開招投標,與馬嶺生態農業開發公司共同開發林地,共享林地長期增值的收益。

  按照雙方協議,香榧產出前的20年,朱筱洪每年按照浙江省級生態公益林年度補償標準向農民分紅,產出后的3個10年間按5%、10%、15%遞增比例分香榧青果的方式分紅,并規定保底每畝不少于300元。

  村民周春發以自家18畝林地入股,2014年,他收到了第一筆5年期的股權收益,一共一千八百元,“以前荒在那里一分錢也沒有。”據悉,當年朱筱洪給村民發放了120萬工資,他們親切地喊他“土榧”。

  如今,像橋頭村這種“林地變股權、農戶當股東、收益有分紅”的林地股份合作制模式已在浦江多點開花。

  事實上,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過去一家一戶式的經營體制已經無法適應社會化大生產潮流,引入工商資本,適度發展規模經營,正成為深化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迫切需要。在摸索中,浙江各地逐漸形成了符合自身發展需要的林業股份合作制改革模式,激活了生態富民產業鏈條。

  安吉是著名的“中國竹鄉”,林地面積207.5萬畝,其中竹林面積108萬畝,森林覆蓋率達71.1%。2008年12月,安吉縣皈山鄉尚書干村42戶農戶自愿聯合,將675畝毛竹林折成股份作價出資,由村里統一經營或承包給大戶經營,按股分紅,登記成立了浙江省第一家尚林毛竹股份合作社。

  陳云貴是股東之一。2008年底,他以自家山林里的4萬公斤毛竹入股尚林毛竹股份制合作社,在分山到戶單獨經營26年之后,陳云貴的竹林又交給了“集體”統一經營。如今,陳云貴不用自己上山打理竹林,省去了大量人力物力不說,近3年內每畝竹林可直接增收150元。陳云貴的兒子媳婦騰出手來外出開店,一年又增加收入5萬元。

  正如諾斯和托馬斯所說,“在經濟發展中,制度起著決定性作用”。隨著浙江林權改革向縱向深推進,從當初的藏在深山無人識,到民資涌動頻繁介入交易,浙江林業正煥發著新的生機。2014年,浙江農村居民人均林業純收入3219元,同比增長9.6%,林業對農民增收的貢獻率達22.5%,重點林區縣農民收入的50%以上來自于林業。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園林苗木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園林苗木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
华侨人娱乐城
易博彩票 老钱庄娱乐 期期乐彩票 福星彩票 91线上娱乐 彩运来彩票 淘金彩票 金马彩票 大哥大娱乐城 英皇彩票 欧洲线上娱乐 英利国际 极彩娱乐 聚彩 富彩娱乐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 做纸尿裤代理怎么最赚钱 彩票袋 成都麻将技巧顺口溜 闲来麻将app下载安装 新时时彩和老时时彩的区别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 股票投资收益率的计算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